首页 > 暂未分类 > 被穿书女配交换人生后[七零] > 1、第 1 章

1、第 1 章

目录

    第一章

    机械厂小白楼。

    唐青青拿出挂在胸前的钥匙,插进钥匙孔里打开家门。

    房门一打开,就看到堆满笑容一脸慈爱的母亲苏蓉朝着她招手:

    “宝宝,快过来,跟你陆阿姨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陆阿姨好。”

    唐青青乖巧地跟这位陌生的陆阿姨问好,声音细细软软的,听在耳朵里再硬的脾气都能软和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陆爱华上下打量着她,一脸的欣赏和惊艳。

    十三岁的唐青青长得亭亭玉立,唇红齿白,肤若凝脂。

    脸上还带着稚气,却已经漂亮得宛若整个人都会发光,已经可以预见再长几年会何等艳光四射。

    “苏姐,你女儿长得可真漂亮,有这样貌想要进文工团那可太简单了。就算是根木头,站在台上都能当台柱子!”

    唐青青微微诧异,却乖巧地没有插话。

    她将书包放下来之后,主动给她们面前的杯子里添茶水,又引来陆爱华一阵夸。

    苏蓉听到这话心里很是高兴,面上却并未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太会夸人了,我女儿哪里有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苏姐,你这就太谦虚了,我也见过不少漂亮姑娘了,像你女儿这样好的条件真的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苏蓉眼睛一亮:“你这意思,有戏?”

    陆爱华拍拍胸脯:“您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!要是成不了,我倒立给您家洗一年的衣服!”

    苏蓉嘴角的喜意藏都藏不住,她朝着唐青青吩咐:

    “宝宝,我今天去供销社买了鱼和肉,你一会给陆阿姨尝尝你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唐青青心里万般思绪涌入心头,却没说什么,乖巧地应下去厨房做饭了。

    陆爱华惊讶:“您女儿还会做饭?”

    唐青青瞧着像个瓷娃娃一样,还以为十指不沾阳春水。

    苏蓉抿着嘴,笑得内敛。

    “她从小就喜欢捣鼓吃的,还不到灶台高的时候,那手艺就比我的好了。她三个哥哥和老唐现在就喜欢吃她做的饭,都瞧不上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,您也太会养孩子了吧!”

    “都是她自己喜欢琢磨,我都没教过,这孩子从小就乖巧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长得好还贤惠,以后长大了你家求亲的门槛都要被踩破了!难怪一直听说你们家特别宠女儿,我有这样的女儿我也得宠上天啊!”

    “说起这个就愁人,我还好,她爸和她三个哥哥,一想到自己女儿、妹妹以后要嫁人,心里那叫个不舍得……”

    唐青青手脚利落地做出了三菜一汤,酸菜鱼、青椒炒肉、蒜蓉空心菜和西红柿蛋汤。

    三道家常菜虽然不难做,可要做得好吃却也是要看功力的。

    陆爱华吃完赞不绝口,直称自己要是有和唐青青差不多大的儿子,肯定要唐青青做自己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唐青青将要进入文工团,大家都为她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唐青青有些犹豫:“那我的学业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不需要那么辛苦地读书。”

    苏蓉握住她白皙嫩滑的手,既有母亲的温柔又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只希望你一辈子可以轻轻松松、快快乐乐的,我们会帮你把未来的路都铺好,你什么都不用愁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砰砰砰——”

    房门被猛地拍打着,惊醒了正在做美梦的唐青青。

    赵大花尖利的嗓子在门外吼着:“起来!快起来!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睡懒觉,一天天地好吃懒做!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小姐,成天只知道吃饭不干活,再不起来老娘非扒了你的皮!”

    唐青青看了一眼窗外,现在太阳都还没起来,外头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想到刚才做的梦,再听外面的咒骂声,唐青青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唐巧巧揉了揉眼睛,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天还早,你再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唐巧巧眼皮都睁不开,听到这话,倒头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门外还在骂骂咧咧,唐青青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将门打开,就看到赵大花叉着腰,张着大嘴扯着嗓子骂骂咧咧,那嘴就跟个喷水壶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多大岁数了,这一天天的还要我来叫你才肯起来!当初我就不该生下你,全村就没有比你更懒的!成天摆着个死人脸,瞧着就是个丧门星。”

    赵大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扬起手就要朝着唐青青打过去。

    唐青青熟练地闪开了,换做平时她直接跑走把脏衣服拿到河边去洗。

    可今天,她却盯着赵大花:“我是你生的吗?”

    赵大花正打算继续开骂,被这突来一句话给怔住,随即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她左顾右看找到一根小孩手腕粗的棍子,就要朝着唐青青打过去:

    “老娘今天把你打死,就当没你这个女儿!老娘辛辛苦苦把你养大,全都是喂了狗了!”

    唐青青哪里会是站在原地不动的,在院子里左躲右闪,根本没让赵大花挨着边。

    她正打算像往常一样冲出院子,奶奶吴老太从主屋里走了出来,沉声呵斥:

    “天都没亮,闹什么闹!这是嫌不够晦气啊。”

    赵大花冷哼:“这死丫头欠打,成天吃里扒外。吃我的喝完的,还不念着我的好就知道跟我对着干,我今天要是不收拾她,今后指不定做出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吴老太脸色很不好看,这哪里是在敲打唐青青,分明是指桑骂槐。

    自从儿媳妇赵大花得知自个在娘家侄孙结婚时,封了十块钱的结婚份子钱,就开始成天作妖。

    她说这话,分明就是在警告她,以后养老的事还得靠他们家呢,别老是把家里的钱往外掏。

    吴老太是个寡妇,最小的孩子出生没多久,丈夫上山砍柴时不小心给摔死了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一共生下八个孩子,养活了五个,三儿两女。

    赵大花丈夫唐建军是吴老太第四个孩子,上头两个哥哥一个姐姐。

    按理说,她养老怎么也指望不上他。

    可老大唐建设有小儿麻痹症,走路都不稳当,干不了啥重活,三十好几才娶到个寡妇,四十岁才生下个女儿就没有了动静,自个能把日子过下去都不容易,根本没法指望。

    老二唐建国,在丈夫离世之后,为了能活下去,吴老太把他过继给了一个孤寡亲戚,养老的事也不能指望他,因此以后只能靠唐建军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还没有分家,可赵大花已经把这个家里的东西都当做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吴老太竟然拿出十块钱贴补娘家,这简直就是在挖赵大花的心割她的肉。

    十块啊!

    这一年到头才能攒几个钱,十块钱都够娶个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媳妇了,吴老太竟然拿去当礼钱,赵大花知道的时候差点没炸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吴老太是个脾气硬的,过继出去的唐建国时不时给她寄钱寄东西,娘家也一个比一个厉害,否则赵大花哪里容得着婆婆这么胡来。

    赵大花咽不下这口气,这些天也就没个消停。

    吴老太:“少给我没事找事,耽误了青青放羊,我看你怎么给大队交代。”

    这话正中赵大花下怀,“正好甭去了,兴旺现在也十岁了,以后就让他替代青青去放羊。”

    榕山大队有两百多号人,养了三群羊,每群羊都有专门的人负责去放羊,一个人能拿四个工分。

    相对于地里的活,放羊相对比较轻松,工分还不低,很适合小孩子和老人。

    “他还要上学,哪来时间放羊?”

    赵大花撇撇嘴:“咱们村里人上学有啥用,认不认识字的干的都是那些活,还不如早点赚工分。”

    现在城里读过高中的年轻人都下放到村子里跟他们一样干农活,读了那么多的书没半点用,地里的活干得一塌糊涂,赵大花瞧不出上学有啥用。

    至于上什么工农兵大学,以后当干部,赵大花虽然觉得自己儿子最好,却也是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“行,你非要让兴旺替了青青去放羊,那青青以后就替兴旺去上学。”

    赵大花顿时被噎着:“一个丫头片子,读什么书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争执时,唐青青早就趁机偷溜走,将脏衣服拿到河边去洗了。

    唐青青拿着棒槌在脏衣服上敲打着,脑子里却想着昨天晚上做的梦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梦到自己是过继出去的那位伯父的女儿了,梦里就跟真的似的,还像故事一样串起来了,这让她感到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她确实很羡慕堂姐唐珍珍,两人生日就差十天,据说小时候长得还很像,却是同人不同命。

    可她对那家人都没有什么印象了,他们上一次来到榕山大队,还是五年前的事。

    唐青青也就记得他们瞧着就跟村里人不一样,尤其是同龄人唐珍珍,一直到现在村里人都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村里人都说两人小时候长得很像,穿一样的衣服都快分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长大了,一个像是在泥里长的,一个像是天上长的,对比惨烈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唐珍珍的父母和哥哥们都宠着她,不像唐青青的爹妈看唐青青好似仇人一样。

    唐珍珍小时候曾被送到村子里养过几年,快满四岁的时候才被父母给接走的。

    唐珍珍生下来没多久,父亲唐建国就因为技术出众,被借调到偏远地区参与三线建设。

    母亲苏蓉后来也跟着一块去了,可她当时要照顾三个孩子,唐珍珍那时候身体又不太好,不适宜奔波。

    而且要去的地方才刚开始建设,条件非常的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